全世界都在做工

终于从泰国曼谷回来了。
星期日去嬷嬷家,把婷婷接回来。
回芙蓉的路上,妈妈打电话给我,说前一晚她有去嬷嬷家探望婷婷。
她问婷婷,爸爸咧?婷婷答“做工”。
然后妈妈又问,妈咪咧?婷婷也答“做工”。
难怪老公说,婷婷好像明白很多事了。
当然,这肯定是嬷嬷教婷婷的。

到了嬷嬷家门口,婷婷看到我,当然开心。我看到婷婷,就心痛。
心痛自己狠心把她放在芙蓉一个星期那么久。

嬷嬷说,婷婷首两天,一直会问,妈咪咧?爸爸咧?嬷嬷都答“做工”。
后来过了两天,她也不再一直问了。
反而嬷嬷倒问婷婷,婷婷就学会了答“做工”。
刚才放工后去托儿所接婷婷回家时,我问她,爸爸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嬷嬷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爷爷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姑妈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伯伯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婆婆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公公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阿姨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
姨丈咧?婷婷答”做工“。。。

哈哈!全部人都在做工。

幸好晚上,当老公离开婷婷身边回到他的工作室时,婷婷问我“爸爸咧?”
我答“爸爸在房间里。”
她走去爸爸的工作房,看到门关着,门缝有亮灯,确定爸爸在里面。
然后才甘愿回到我身边。
Post a Comment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